document.write('');

我们生来就是孤独

南京保利大剧院2019-04-17 15:10

一个人的孤独不是孤独,一个人找另一个人,一句话找另一句话,才是真正的孤独。当牟森遇见刘震云,人民登场,光芒绽放,一句顶一万句。刘震云同名小说改编话剧《一句顶一万句·出延津记》,将于2019年6月25-26日登陆南京保利大剧院,追寻那个孤独的年代。

我们生来就是孤独

《一句顶一万句》曾获第八届茅盾文学奖等多个奖项,译有20多种语言,被称为中国版《百年孤独》。但导演牟森在接受访问时,曾坦言,“我觉得这绝不是孤独,这是寂寞,孤独更高级,拉丁美洲才有,但寂寞比孤独更苦。”

《一句顶一万句》的故事发生在中原,每个人物都在走,穿行在不同的社会关系里,亲人,朋友,陌生人,找“说得着”的话,找“说得着”的人,生成交织错乱的恩怨情仇,造成许多阴差阳错。刘震云老师在书里集中探讨中国式孤单:一个人的孤独不是孤独,一个人找另一个人,一句话找另一句话,才是真的孤独。

我们生来就是孤独

人民排人民的戏,人民演人民的戏给人民看。

牟森说:"《一句顶一万句》写的是中原人,出延津和回延津,日常生活和前世今生,安身和立命。一路奔突和一世寻找,无数次杀心起,无数次杀心落。杀心起落时,他们没有杀人,没有放火。他们随遇。他们而安。他们是百姓,他们是我们每一个人。"

为更深入了解故事发生地,剧组曾前往河南采风,为了找到"最广大、最普通的"演员,牟森决定不找明星大腕,而选择生活中最真实、最努力的人来作为这个舞台上最闪亮的明星。他们方言化的演出将带领现场观众穿越时光,回到刘震云笔下那片撼人心魄的中原大地。

刘震云用西方式的圣经叙事,讲述中国人滑稽里的苦涩和温情;而牟森让演员穿上了农民的破烂的长袍,喊出对苦难的吼声。

我们生来就是孤独

大戏拉开,剧情梗概

七十八岁的曹青娥病危。弥留之际,她想起了自己的前世今生。

三岁时,生父死于非命。五岁时,继父杨摩西与母亲吴香香结婚,改姓成为吴摩西。因母亲与人偷情出走,吴摩西带她从延津出外寻找。途中,她被人贩子拐卖,几经辗转至山西沁源。七十年后,曹青娥的儿子牛爱国,又因妻子偷情出走沁源,回到延津,解开了吴摩西丢失曹青娥后的命运之谜!

为了一句说得着的话,为了一个说得着的人,寻遍中原大地,寻过七十载时光,仿若命中注定的前世今生,命运轮回的前因后果……

我们生来就是孤独

主创团队,刘震云 X 牟森

刘震云,河南延津人,中国当代最重要的作家之一。

著有长篇小说《故乡天下黄花》《一腔废话》《手机》《我叫刘跃进》《一句顶一万句》《我不是潘金莲》等;中短篇小说《新兵连》《一地鸡毛》《温故一九四二》等。

其作品被翻译成英语、法语、德语等二十余种文字,并在国内外多次获奖。根据其作品改编的电影亦广受欢迎,在国内外多次获奖。

牟森,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媒介展演系主任,中国美术学院视觉中国研究院硕士生导师。

曾经的戏剧导演,舞台作品有《关于<彼岸>的汉语语法讨论》《与艾滋有关》《零档案》《红鲱鱼》等。

近年来,致力于"重构"中国近代史"进程"和"变迁"的叙事工程,在空间方向和时间方向同时开展新创作品类"巨构"和"剧集"。

地老天荒,山高水长,关于一句及其他

早在《一句顶一万句》于《人民文学》上刊发时,牟森便紧追着连载读完了这部作品,当即写下了八个字,“地老天荒,山高水长”。关于《一句顶一万句》,每个读者或者观众,都有一个疑问,那个“一句”究竟是什么?对此,牟森曾言,这是一个巨大的“我是谁”的故事。它不是河南的事、中原的事,是每一个人的事。

“我是谁?从哪来?到哪去?”的诘问贯穿全剧,也贯穿我们的人生!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var thisUrl = document.URL; var myStr = thisUrl.split( "/" ); var num = myStr.length; if(num < 5){ document.write (''); document.write (''); }